南岸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合同解除所生损害赔偿研究

发布时间:2019-08-16 17:18:56 编辑:笔名

合同解除所生损害赔偿研究

对于合同解除的法律后果,我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

,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对于该条所规定的赔偿损失的性质、范围等立法上未予明确,对此理论界一直

对于合同解除的法律后果,我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对于该条所规定的赔偿损失的性质、范围等立法上未予明确,对此理论界一直颇有争议。本文在对各国立法例和学说进行比较的基础上,结合我国的司法实践,提出损害赔偿应是债务不履行的损害赔偿,对合同解除应否赔偿可得利益的损失,协议解除能否再行请求损害赔偿等实务中的难点问题进行探讨,并对不同类型合同解除所生损害赔偿进行梳理。

一、由合同解除所生损害赔偿概说

损害赔偿是指一方因其故意或过失行为给对方造成权利和利益的不利益,而以自己的财产填补对方所受损害的一种民事,包括侵权损害赔偿、缔约过失损害赔偿和违约损害赔偿。根据合同严守原则,合同订立后双方当事人均应按照合同约定全面适当地履行义务,在一方当事人根本违约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发生不可抗力或其他客观情形合同已无履行之必要或双方协商一致的情况下可以解除合同,使双方不再受到合同的拘束。尽管合同解除可以通过返还原物等方式使双方的利益恢复到自始未成立的状态,但在这种恢复过程中必然会使解除权人受到财产上的损害。此外,在违约情形下,因违约人的行为使合同不能适当履行,也会给非违约人造成财产上的损失,因此,他方应对解除权人的这些损失进行赔偿。

合同解除所生损害赔偿,从形式上看是解除权人因合同解除产生的一切利益上的损害,他方对此所进行的赔偿,这种损害赔偿分为两种:(1)因恢复原状不能所产生的损害赔偿;(2)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所产生的损害赔偿。合同解除所生损害赔偿有广义、狭义之分,广义的合同解除所生损害赔偿系对合同解除情形下所产生的所有损失的赔偿,包括因恢复原状而产生的价值补偿及债务不履行的损害赔偿;狭义的合同解除所生损害赔偿则仅指债务不履行的损害赔偿,本文所要探讨的主要是后者。

二、由合同解除所生损害赔偿:各国立法例

合同一经解除,受害方能否请求损害赔偿,请求何种范围的损害赔偿,各国立法例有不同规定,归纳起来有二种基本主张:

以德国旧法为代表的选择主义。这种主张认为债务不履行时,债权人只可以在解除合同和债务不履行的损害赔偿之间选择其一主张权利,两者是相互排斥不能并存的。选择主义的理论基础在于合同解除是使当事人的合同关系恢复到合同订立以前的状态,合同既已解除,那么因债务不履行而产生的损害赔偿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和前提。因此两者只能选择其一。

以法国、日本、瑞士、意大利民法为代表的并存主义。这种主义认为两者可以并存发生,合同解除不影响当事人要求赔偿损失的权利。但是在赔偿损失的范围上,并存主义又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赔偿损失的范围仅限于债务不履行的损害赔偿,并认为在债务不履行场合,合同解除与损害赔偿不是相互排斥,而是同时并存的,债权人除了解除合同之外,还可以请求因不履行而发生的损害赔偿;理由是如果因债务不履行而发生损害赔偿,在合同解除前即已存在,不能因合同解除而变成不存在。在承认损害赔偿请求权继续存在之范围内,合同之效力不妨视为依然存续。法国、日本、意大利民法即持这一观点。另一种观点认为赔偿损失的范围是无过失一方信赖利益的损失,合同解除与信赖利益的损害赔偿并存;理由是合同因解除而消灭,不再有因债务不履行的损害赔偿存在,但非违约方却会遭受因相信合同存在而实际不存在所致的损害,对该种损害应当赔偿。瑞士债务法即持这一观点。

笔者认为,种立法例即选择主义的缺陷是相当明显的,该立法例不利于保护受害方利益,有悖于法律的正义要求。有学者认为这一观点过分注重逻辑推演,忽视了当事人之间的利益衡量,对非违约方保护不利,甚至被称为解除陷阱。正因为第二种立法例对保护受害方利益和实现法律正义更为有利,较种立法例显著为优,故受到了大多数国家的采用。我国合同法也采取了并存主义。

三、由合同解除所生损害赔偿的性质

关于损害赔偿的性质,理论界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为信赖利益的损害赔偿。持该观点者认为,合同解除后溯及地消灭,债务不履行的损害赔偿失去了存在的基础,再行主张有逻辑上的障碍。而信赖利益的损害赔偿不以合同的有效成立为前提;因此,在逻辑上可与合同解除的溯及力和谐共存。另一种观点为债务不履行之损害赔偿。笔者赞同此种观点,具体理由如下:,合同解除原则上有溯及力,产生合同权利义务关系终止、恢复原状的法律后果,但此前基于对方债务不履行所致损害赔偿已经产生并继续存在,并不因合同解除而消灭。从理论上讲,合同关系在损害赔偿的范围内可以拟制存在。故债务不履行的损害赔偿在理论上的障碍是可以消解的。第二,恢复原状是针对合同双方而言,在恢复原状后,双方回到如同合同未成立的利益状态,而此时非违约方的损害是客观存在的,仅恢复原状和请求基于信赖利益的损害赔偿不能完全弥补其所受之损失,若让非违约方承担损失显然是不公平的。第三,从整个社会的宏观利益的角度看,在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情况下及时解除合同不仅可以使非违约方尽早解脱,而且也是对社会经济资源的一种节约,如果当事人如果在选择合同解除的情况下损失不能得到全部的弥补,当事人必然选择放弃解除权的行使转而主张违约损失,以期更好地保护自己的利益,这样不仅扩大了损失,浪费了社会整体资源,且合同状态的不确定也不利于经济秩序的稳定。可见,在上述两种立法模式之间,债务不履行说较信赖利益说更为适用。

在信赖利益的损害赔偿和债务不履行的损害赔偿之外,是否还会产生其它的损害赔偿请求权?我国学术界的主流观点是,除债务不履行的损害赔偿外,还应包括合同解除以后因恢复原状而发生的损害赔偿。有学者指出,损害赔偿的范围应当包括:订约费用;对方为准备履行合同和接受履行合同而支出的必要费用;返还给付物的费用;对方因返还给付物所支出的费用;以及违约方不履行返还给付物义务给对方造成的损失。笔者不同意这种观点。在笔者看来,合同解除除债务不履行的损害赔偿外,并无其他损害赔偿之必要。理由是:损害赔偿应以填补受害人的全部损失为原则;但不可否认的是,信赖利益的损害赔偿、债务不履行的损害赔偿与因恢复原状的损害赔偿之间有重合之处,而债务不履行的损害赔偿较其他两种方式对非违约方的保护无疑是程度和方式周全的,在采用债务不履行的损害赔偿模式下,非违约方的利益基本上可以得到全面的补偿,无需再适用其它两种方式的补偿,否则将产生重复获利。从各国的立法例来看,采用信赖利益的损害赔偿模式的国家往往将因合同解除而生损害赔偿作为信赖利益的损害赔偿的一种补充,如瑞士、德国,而采用债务不履行的损害赔偿模式的国家基本上不采纳因合同解除而生的损害赔偿。我国台湾地区实务界认为,该地区民法第260条所规定的损害赔偿,仅系指债务不履行的损害赔偿,对于契约消灭所生之损害,则不允许主张。考察我国理论界上述所谓合同解除因恢复原状而发生的损害赔偿的内容,其中债权人订立合同所支出的必要费用;债权人因相信合同能够履行而作准备所支出的必要费用;债权人因失去同他人订立合同的机会所造成的损失实际上属于信赖利益的损失,这种损失在合同正常履行时应被履行利益所吸收,是债权人在履行利益得到满足时所应当支付的代价,故在合同解除赔偿履行利益的前提下对此也不应再重复赔偿。而其余债权人已经履行合同义务时,债务人因拒不履行返还给付物的义务给债权人造成的损失;债权人已经受领债务人的给付物时,因返还该物而支出的必要费用属于因恢复原状而发生的费用,因恢复发生的费用,应当属于恢复原状的范围,故亦无再行赔偿之必要。

在本页浏览全文>>(共计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孩子消化不好怎么办宝宝脸色发黄怎么回事小孩厌食吃什么好

郑州治牛皮癣哪好
河南治疗寻常型牛皮癣口碑好的医院是那家
云南治癫痫专科研究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