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岸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GoogleCEO佩奇发明家之心寻找10

发布时间:2019-05-18 13:41:33 编辑:笔名

Google CEO佩奇:发明家之心 寻找10倍速发展

【搜狐IT消息】北京时间1月18日消息,拉里-佩奇(LarryPage)生活在10倍的福音中,对于大多企业来说,产品能提升10%就已经很高兴了,但对于这位Google联合创始人来说不是这么回事。在佩奇看来,提升10%意味着你做的事和其它人一样。你不会大失败,但保证你也不会大成功。 正因如此,佩奇希望自己的员工创造出产品和服务,比对手好十倍。这意味着,如果员工只是发现隐藏的效率、调整下代码,获得适度的增长,佩奇是不会满意的。要获得10倍的提升,需要对问题完全重新思考,极力探索技术可能性的极点,并在此过程中获得更多乐趣。 这种渴望让Google获得非凡的成功,它改变了用户的生活,也让投资者腰包渐鼓。它的影响超出了Google本身,影响产业,这是一个充满着流行性跳跃和战略目标的行业,对于那些渴望CEO提供更多、而不只是漂亮财报声明的人来说,佩奇的做法成了一盏明灯。近几年,尽管佩奇犯了一些错,尽管Google的权势吸引了一些监管机构的审查,招来批评。但对于乐观主义者而言,Google依然是佼佼者。乐观者们相信创新不只会带来漂亮的小玩意,还为问题带来解决方案,为梦想带来灵感。为了这些人,甚至是为了人类事业,自驾汽车比起每股派息更有价值。毫无疑问,这对佩奇来说是重要的。 对进展速度不满,这是佩奇的显着特征,对于这样一位老板来说,上述做法显然有挑战。GoogleX负责人泰勒(AstroTeller)有一个类比,恰如一台o博士的时间机器运到了佩奇的办公室,他插上电源线,时间机器就运转了。佩奇没有被震住,他只是问:为什么还要插头。如果完全不用电源是不是更好?泰勒说:“并不是说他对时间机器不兴奋,也不是对我们做的事讨厌。只是他本身就是这样的人。总有许多可以改进的,他关注的重点就是下一个10倍提升的点出现在那里。” 在佩奇很小的时候,他就从大处着眼来思考。佩奇曾说他一直想当一个发明家,不只是生产小玩意,而是要改变世界。作为密歇根大学的肄业生,他从学生领导力培训计划中找到一个灵感,它叫“LeaderShape”,指的是“对不可能性的正常漠视”。他后来成了斯坦佛学生,将自己的想法10倍化深入到搜索引擎中,改变世界,这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当Google的广告业务飞速发展,带来庞大现金时,佩奇便可以自由追求创新了,这些创新与核心业务并无直接关系。Google开发邮箱服务,让读者可以读遍全球图书馆。近,Google还介入ISP服务。 2010年初,Google建立了GoogleX项目,它覆盖自驾汽车,Google眼镜,还涉及人工大脑等。佩奇密切参与GoogleX的建立,但自从领导Google后,花在上面的时间便少了。 近,佩奇在Google总部接受了《连线》采访,他谈及“大思考”及其它一些事。下面是采访摘要: 连线:在鼓励员工处理大挑战、下大赌注方面,Google做得很不错。为什么这样做很重要? 佩奇:我一直担心,我们运营企业的方式可能存在严重的错误。看看关于Google的封面报道,或者读读科技行业的报道,谈的许多都是竞争。这些报道写起来就如同在报道体育赛事一样。但是从实际来看,要找到一件让人着迷、完全是因为竞争而诞生的事物相当不易。其它企业做大体相同的事,将它打败就说明你做到了,这有什么可兴奋的?正因为这样,随着时间的前进一些企业慢慢衰退。它们做的事趋向于与之前做的一样,只是有些许改变。人们愿意做自己深信不会失败的事。但时间一久,累积式改进就过时了。在科技行业尤其是这样,在这里会有非增值性改变。 所以,我的一大部份工作就是让人专注于那些不仅仅是增值性的事。例如Gmail,推出时我们是一家搜索公司,Gmail产品是一个大跳跃,要让用户获得的存储空间是其它任何企业容量的100倍。如果我们只是关注增值性改进,这种事就不会发生。 连线:但是,你们仍然要改进现有产品,对吗? 佩奇:当然。但是每过N年就得开发一些新东西,一些你认为真正迷人的东西。秘诀就是要想出这些产品。我可能会给你一个清单,上面列明邮件的10大错误。我努力将这份清单留在脑海里。 连线:现在你将部门独立,取名叫GoogleX,专注于登月式的项目,比如自驾汽车。为什么你决定独立开设一个部门? 佩奇:我想我们要在整个部门做一些突破性、非增值性的事。现在GoogleX可以更独立地做一些事。我们一直有这样的争论:我们有钱,有人,为什么不能多做些事?你可能会说苹果只做非常少非常少的事,对它们来说很管用。但我发现它无法让人满意。我觉得,利用技术让人们生活更好,在这点上世界充满机会。Google可能占据0.1%,所有科技企业加起来可能只有1%。这意味着还有99%的处女地。投资者一直担心:“你们这些家伙在这些疯狂的事上花太多钱了。”但这些东西现在成为了我们振奋人心的产品,如YouTube、Chrome、Android。如果你不做疯狂的事,你就会做错事。 连线:另一方面,枪打出头鸟。看看施乐PARC,它曾有过梦幻式的创新,但没有帮助企业本身。 佩奇:PARC有一个庞大的研究组织,发明了许多现代化运算工具,但它们没有专注于商业化。两者都需要。举个例子,我尊敬的公司Tesla。它们没有真正造出一辆革新式汽车,但它们将99%的精力花在汽车上。在我成长之时,就一直想当一位发明家。后来我意识到发明家有许多悲伤的故事,比如尼古拉 特斯拉(NikolaTesla,1856年-1943年),他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他没有将发明转化为业务。 连线:为什么没有看到更多的人有如此志向? 佩奇:要有如此大的想法不容易。我们没有教导大家如何识别这些困难项目。如果我想知道自己应该从事什么技术项目,应该去那个学校学习?你可能需要接受相当广泛的技术教育,需要一些关于组织和企业家精神的知识。没有这类学位。我们的系统按专业化方式培育人,但没有告诉人如何挑选正确的项目造成广泛的技术影响。 连线:我知道你和Google另一位创始人曾考虑过这些挑战。2002年我曾采访过你们两人,你当时向我谈及Google眼镜的细节。

回收芯片
反渗透清洗
万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