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岸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顽童鸟事

发布时间:2019-10-13 03:44:08 编辑:笔名

顽童鸟事

那时的我,腰里的皮带上插着一把自制的弹弓,两个裤袋里鼓鼓的,装满了自己搓的泥丸子。弹弓的把柄是“Y”字形的,用很粗的铁丝做的。把柄上的两根橡皮筋有食指般宽,中有一块夹泥丸的牛皮,弹力十足。我为有这样一件“武器”很是得意。这把弹弓虽然“战功赫赫”,为我弹射下不少大小不一的鸟雀。但也有羞于启齿的失手时,那次不小心把邻居家窗的玻璃弹碎,人家上门,妈妈一个劲赔礼道歉,吓得我躲入床底下好半天不出声。

被我捕射的鸟一般都是麻雀。麻雀每天叽叽喳喳的,飞来闪去,唯恐人们不知道它们的存在。我弹麻雀,一般在春夏时刻,大量的麻雀会在屋顶上跳跃着,寻找筑窝的地方。我装上泥丸,拉足橡皮筋,“嗖”一下,一弹一个准,只听“卟”一声,麻雀中弹,翻扑滚落屋顶,掉了下来。我像一个老练的猎人,不紧不慢走过去,捡拾着猎物。许多散放的日子,就是这样过来的。婀娜的柳树下,挺拔的电线杆下,丛生的杂草地上,都闪动着我弹雀的身影。

那是七月的一个午后,我午觉甫醒。只听屋檐下“啾啾啾”叫个不停。听声音,我就知是只老麻雀。我马上操起弹弓,装上泥丸,猫着腰,悄然而出。一抬眼,只见一只麻雀停在屋檐上,似乎在寻觅着什么。说时迟,那时快。我疾拉弹弓,“啪”一下,“扑脱”一声,那只麻雀应声而落。捡起来时,只见它细细双腿轻轻抽搐几下,不动了。我一看,此雀嘴墨墨黑,确是只老雀。当时我也没在意,握着弹弓,撒腿又去寻找新的猎物去了。

晚饭后,我摇着一把破蒲扇,悠悠然在门口乘凉。忽听隐约传来“叽叽”之声,起初很轻,渐渐声大。寻声而望,月色朦胧之下,只是静静的屋檐,并不见什么。再想细听,竟无声音了。恍惚之间,以为幻觉。第二天清晨,我在似醒非醒间,窗外传来一片叽叽喳喳之声。初以为是在梦中,但叫声不停。先是清亮之音,继而越叫越响,一段一段的,声音拉得很长,很缓,几乎是声嘶力竭。再后来,叫声竟低了下去,缓缓的,沙哑起来。我醒了,凭着直觉,慌忙起床,拉门,探头谛听。屋檐上传来的“叽叽”之声,已时断时续,近乎哀声。

有赞微商城平台怎样
收银系统
微信怎么样卖东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