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岸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神汉巫婆就是一张画皮随笔蔬菜

发布时间:2020-10-23 13:50:41 编辑:笔名
神汉巫婆就是一张画皮(随笔)

巫婆就是一张画皮随笔。

李运祥彜。

在我的生命历程中,总有些人和事,特别是那些鬼呀神呀就围绕在我身边,有时甚至是形影不离。因此,这鬼呀神呀的,就在我人生的历程碑上打上烙印,或多或少。因此,在不经意间,我就会想起许多往事,也是那么的光怪陆离神秘莫测。

我出生在农村,长在红土地上,生命中由此总是带着泥土芬芳,还有大山的气息;由此对红土地,对山水总是眷恋有加,无论涉足何方,心中总有总附着些山与水重叠的影子,亦真亦幻。

儿时记忆中,山里的黄昏是最美的时候,这时百鸟归巢,太阳如火轮飞旋在远远的山峦之中,片片红霞是它旋出的火花。远远望去,所有的山都在燃烧。树丛中归巢的鸟儿一片叫声。有尖利的、低沉的、缓慢的、快速的。像这种杂乱的合唱总是在这样的地这样的时候开始上演,天完全黑下来才闭幕。

<掀起新一轮税制改革。p>我的童年就是在山、水、鸟的三重唱中度过的,直到读书后走出大山,偶尔还会想起那些美妙的声音,在记忆中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感慨万千。有人说人生当天最辛苦的还是他的“老婆”姚迪和“嫂子”们是漫长的,我认为人生是极其短暂的,在这短暂的生命中,总想把记忆生命的符号谱写成浅淡的墨迹。

说到我的红土地,我的山水,先得说说我记忆中的几代人,我们这个家族中,我有记忆的只有上到三代,就是我爷爷、奶奶这代,往下就是我父亲,母亲,我,这一代。

小的时候常常在月亮下听父亲讲他对我爷爷奶奶的事,但说半天,还是不知所云,就听父亲讲,他没见过爷爷奶奶,很小就没在了。讲的都是些我从未见过的祖先们的事,那些事总是缠绕我,总是伴随着他一团团从他嘴里冒出的烟雾飘出来。

从父亲的口中得知我的祖先几代人都是在当地有名的穷人,直到他这一辈也没有跳出穷的火坑。但他却一直守着这片红土地。

在哪个年代,地只有两种,一种是自己的,另一种就是租来的。我的祖上属于后一种。但在这与地的生生不息中,吃了五谷总得生病,那怎么办呢?办法就两种,一种找医生,另一种就找或巫婆。

据说在我们家乡每个时代都会有这样或巫婆,大多是些孤家寡人,男的不娶,女的不嫁他们不把脉不抓药,但手中有一副什么牛骨‘卦’很灵验,可问生死。这就不简单了,所以在许多方面可以说超越了我把脉问诊的中医郎中,再加上看病贵,当然就选择这些或巫婆。所以,这些或巫婆,在当地享有很高的声誉还会受人尊敬。但农村人对能问生死大权的人当然得敬畏惧了,可以说不得不敬着这些或巫婆。

这些都是我童年时候从我爹的烟筒里听来的事,当时觉得这故事很神秘,带着些畏惧的心理不得不深深地埋藏在记忆中。

当有一天我长大了,细细琢磨农村人心里的时候,在回想起我爹讲的这些传说也好故事也罢,就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由此我又开始理解农村人的精神世界里存在着对某些概念无法解释的时候,他们的行为就会因为惧怕而祈求护佑,这就是农民愚蠢的淳朴。

而小时候的我,一个还没有形成什么思想的年龄,总是因为周围大人的影响而被灌入一些虚无的观念。在这一点上,我过早地显示出了我与周围同龄人的不同,当父母因为我的哭闹经常遭到他们的恐吓:你再不怎么怎么着,就会有叫巫婆请鬼神怎么怎么着这样的话,想来制约我另他们苦恼行为的时候,我总会嗤之以鼻地冷哼一声,白他们一眼,用一个完全超脱于我这样年龄孩子所应有表现和神情给予无情地反击,继续我行我素。后来他们还真没在拿这样的话来吓唬我了。

随着我慢慢的长大,读书后明白了世界是唯物的,每个人的眼前只有一个客观的世界,人脑子里可以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并进而通过这些想法激发相应行为,但是这些想法和行为是被这个世界上的客观物质左右而不是去左右这个客观世界上的物质,接受到这样的思想以后,我更加对农村人所谓鬼神嗤之以鼻了。

由此我有了一种新的认识。农村,代表着贫穷,也代表着文化知识的贫穷匮乏。

这就是我童年生活中留下的一些有趣的记忆片段。

如今,想起这些片段的时候,就不得不联想到一部叫做《画皮》里的人都是一张张画皮,所以说每个人其实都只不过是一张画皮,这个世界也都是由一张张这样的画皮构成并充实、装点的。

原来,或巫婆,就是一张画皮。

2018/01/14日草记。

芪苈强心胶囊可以空腹服用吗
宫颈炎宫颈糜烂会得宫颈癌吗
尿少心力衰竭吃什么药
小儿风热感冒会脘腹胀满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