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岸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直达泥水匠轻信富婆借种被骗7万元

发布时间:2020-08-15 03:03:39 编辑:笔名

泥水匠轻信“富婆借种”被骗7万元

今年37岁的都安瑶族自治县安阳镇居民韦景多已有妻室儿女,为维持家庭生活,他长期在安阳城区从事建筑水泥工的艰苦工作,一天收入30至40元,虽收入微薄,但省吃俭用多年积累,如今也有了一定的积蓄,经济状况有些改观。然而,近段时间韦景多却头脑发热,轻信报纸上的“借种”广告,坠入骗子设下的陷阱,赔上了自己的7万元血汗钱。

财迷心窍入圈套

今年8月6日下午,韦景多收工后便到城区一朋友家里溜达,随便翻阅摆在桌上的报纸,无意中发现某省一张科技报一角刊登婚姻广告专栏,并附有数张征婚者的相片及征婚内容。韦景多仔细查阅,发现其中一则广告内容并非征婚,而是寻夫生育,称:“重庆市少妇唐丽丽,现任某公司总裁,家有亿元资产。几年前,其夫在一次车祸中不幸身残失去生育能力,现无儿女,家庭财产今后无人继承,急需寻一个有生育能力的健康异地男子帮其生育。经双方谈妥事情后,付20万元定金。一旦怀上孩子再付280万元的酬金,并保证扶持对方的经济发展。”韦某见此广告后,心想这不是天上掉下的馅饼吗?自己在城区有地皮要起新楼,正需要钱,而且广告上少妇的相片貌美如花,与其结合这不是一箭双雕财色兼收的事吗?何乐而不为!韦景多悄悄撕下报纸广告藏在衣服口袋里回到家中。

当晚,被钱色冲昏头脑的韦景多,悄悄地到房外用按报纸上提供的号码拨通了对方。果然,那头传来一位年轻女性的声音,声音温柔而甜美,韦景多迫不及待地询问对方是不是唐丽丽,得到对方肯定的回答,并说其曾通过某省的科技报刊登借夫生育的广告。韦景多得到对方确认后,心里乐开了花,认为遇到了财神。韦景多盘算,假若能与这位少妇共同生活一段时间,那怕未能取得钱财。自己也觉得心甘情愿。于是,韦景多越聊越兴趣。

事后,韦景多每天都与唐丽丽通话聊天,每次多则长达1小时,少则半个钟头,几乎每天的打工钱都花在费上,却不料自己已进入了唐丽丽设下的圈套之中。

落入陷阱失钱财

经过双方商谈,唐丽丽主动叫韦景多办理20万定金的手续,并交待其与婚介所的张梅梅经理联系。取得联系后,张梅梅让其与财务科的郑燕燕办理有关手续。郑燕燕叫韦景多提供身份证、户口簿复印件,同时按婚介所的规定,收取1万元的信息服务费。韦景多不假思索,直接从银行汇款到郑提供的银行账号。第二天,张梅梅催韦景多交1万元的定金,财迷心窍的韦景多没有拒绝,仍和上次一样汇了款。

事隔几天,韦景多又接到郑燕燕的催促,要交纳税金、公证费、律师费等5项费用共5万元,一次性交清。已汇出2万元的韦景多,眼看20万元就要到手,把自己多年积蓄下来的血汗钱全部掏出,还向妻子娘家借了2万元,全部汇给郑燕燕。据郑燕燕交代,就要拿到20万元定金。可是,过几天一直没有消息,韦某打给唐丽丽询问情况,唐丽丽叫其放心钱会到手,可能是婚介所有其他原因耽误时间,耐心等待,过几天就一起生活了,请做好准备。韦景多瞒着妻子花光了积蓄,后来还到城区租了一套房子迎接唐丽丽的到来,同时购买一些家具构建“安乐窝”。

恍然大悟悔已迟

8月12日,借夫生育的20万元定金仍没有到位,韦景多心急如焚,直接拨通张梅梅的,张答复,当时办理手续时填错韦景多的姓名,必须重新办理更改,再付1万元的手续费。韦景多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妥,认为填错姓名是婚介所的,更改手续的费用为何叫他付,遂产生了质疑。随后,韦景多到都安县公安局安阳派出所查询。经公安民警对韦景多的初步了解,认为其已被陷入骗子设下的圈套,并与其索取材料进行调查。经公安机关核实,韦景多提供的号码和银行账号,是他人利用假身份证在重庆市办理开户手续,认定是一起以钱色为诱惑的团伙性诈骗案。至此,韦景多才如梦初醒,悔恨当初自己贪图财色,导致我们认为最近几天的市场表现虽然令投资者们收到不错的回报今日人财两空。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藤黄健骨丸
脑梗塞恢复期治疗
藤黄健骨丸
冠心病发病怎么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