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岸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六十九节 风波2

发布时间:2020-02-15 19:04:21 编辑:笔名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六十九节 风波2

餐厅的气氛非常不错,光线略暗,透露着幽雅和宁静。在座位边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盆栽,里面的植物刚好盛开了一朵硕大的花朵。这虽然是一种喜阴的花,但是那种幽幽花香却沁人心脾。不得不说,不管这家餐厅的食物质量如何,单单这种环境就足够给人留下好感了,只要不是难吃,它就可以征服相当一部分顾客。

然而它的食物却也颇为不俗。前面说过,这一次是任健订的,所以陆五只是对号入座,无需费神点菜什么的。

任健点的菜很简单,只有三五道菜——但是陆五觉得哪怕是最挑剔的人也会感到满意。特别是那个主食,海鲜鹅肝饭,这东西吃起来,软软的,滑滑的,说不清楚是什么味道,只能说用“鲜、香、软、滑”四字来形容。陆五几乎是三两口就吃掉了自己那一份。而且,吃完咽干净之后依然口齿留香,那种特殊的香味让人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回味无穷。所谓余音绕梁三日,不外如是。

琥珀则吃饭速度慢一些。陆五知道琥珀的这种状态其实是不需要食物的——说不清楚维持她行动的能量来自哪里,但是琥珀确实可以不吃不喝。细细回想起来,这也是第一律术士必须具备的力量才对。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进行以太之海的探索吧。但是,虽然是不需要食物,但这并不影响琥珀吃喝。而且,如果陆五估计没错的话,琥珀事实上可以无限吃喝的。

陆五曾经怀疑过,为什么身为精神体的琥珀(前面说过,打个不恰当的比方,琥珀的身体其实就是橡皮泥一样捏起来的,可以随意的变形)可以拥有各种感觉,比如说视觉、听觉、嗅觉之类,而不是如高手一样,拥有一种“超感觉”呢?现在他开始有点明白过来了。因为琥珀的原型就是这样的。她无需做任何事情,不耗费任何精力,天然就能在身体上形成眼睛、耳朵这样的结构。不仅是外貌如此,连内在也是如此。相反,真正让她耗神的反而是衣服问题——琥珀如果依靠自己的能力“虚拟”出衣服的话,那其实是需要耗费额外精力的。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的琥珀大都情况下会选择穿衣服。

当然如果她不这么做——后果什么的,当初出海捞沉船的时候,陆五就亲眼见识过了。

“好吃吗?”

“挺好吃的

!”琥珀回答了一句。离开了展示台之后,她胸部的那一堆宝石光华确实收敛了不少,不过在这个比较幽暗的环境,在失去了璀璨光华的同时,那种神秘感却倍增。这是另外一种魅力,同样勾引人。“没想到……嗯,比特级餐厅还好吃。”

所谓的特级餐厅指的显然不是地球上的。不过就陆五个人的看法,这很正常。异域的人类忙着打仗了,根本没有发展出地球这样的饮食文化。当然话要说回来,这没啥大不了的。哪怕是地球本身,也只有中国人发展出了博大精深的饮食文化不是?你要是跑到非洲黑叔叔那里,你能指望吃什么国宴精品吗?估计是个人就不会有这种念头。有点所谓“风味小吃”就已经很好了。更别说那些黑暗料理横行,让中国人望而生畏的欧美国家了。

突然之间他觉得琥珀和自己在地球上真心没怎么享受过。特别是在“吃”这个方面。毕竟这个世界上有着一分钱一分货,陆五住处周边的那些小店,一二十元的快餐和点心,是打死也不可能做出这种海鲜鹅肝饭的味道来的。

还有,这段时间以来,因为一直要做一个宅男来消灾避难,琥珀确实什么好处都没享受到。难怪她会对自己显得有些隔阂……要知道,他现在完全算得上“有钱人”这个标准了。想到这个,陆五有点不安起来。

如果说陆五在异世界的成功还有他自己的努力(当然还有高手加上琥珀的帮助)有什么关系的话,那么他在地球上所有的一切,不客气的说,都来自琥珀。如果没有琥珀的帮助,他肯定什么都没有。别说其他的,哪怕是高手设计出来的那个什么冶金设备,也是琥珀动手做出来的。莫非是琥珀因此而感觉不满吗?还有,之前琥珀也说过了,陆五遇到的那种神秘力量其实和她无关(高手解释过,这是因为不同人认同不同理论的缘故)。陆五整个人宅在家里不出门,虽然琥珀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但是显然她是不赞同的。

莫非这就是她和自己刻意保持距离的原因?

这个时候,琥珀也吃完了自己那一份。而服务员恰到好处的端上两杯果汁,在陆五面前的那个杯子是浅蓝色吸管,琥珀面前的是粉红色吸管,而且刻意的在吸管上放了一个Kitty的可爱小夹子。

说不清楚这是这家店常用手段亦或者是针对琥珀的灵机一动,但效果很不错。因为琥珀喝喝完后还用吸管在杯子里吹得啵啵响。说句实话,此时的她看起来和一个普普通通的地球人真心没什么两样。

陆五的响起起来,他翻开看了看,是任健打过来的。应该是他打过来询问安排如何——所以陆五直接按掉了。这个会破坏眼下这种气氛的。

“谁的?”

“任健的。”陆五若无其事的说。“大概是有点小事找我吧。”

“他这么值得你信任吗?”琥珀突然问了这个问题。

“别看任健整天喊着要当一个奸商,”陆五笑了下。“但是他真正的人生理想是去开一个医院边上的水果店。”

“为什么是水果店?还是医院边上的水果店?”琥珀有些不解。她虽然明白开个水果店是什么意思,但是却不知道医院边上的水果店有什么不同。这个世界上,水果店应该都是一样的才对吧?

“因为可以以次充好啊。”陆五回答。“他想当的是奸商。”

“为什么……其他的水果店就不能以次充好了?”琥珀还是不懂。或者说,陆五说的每个字她都了解,但是放在一起就听不懂了。

“因为,其他水果店买过来水果基本上是自己吃。”陆五说道。“所以如果质量不好,就会第一时间被发现。先别说店里名声很快就臭了没人光顾,哪怕遇到顾客上门要求退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不止如此,如果真的事情闹大了,比如说食物中毒什么的,一个搞不好出人命也是有可能的。那会变成很麻烦的事情——别说自己提心吊胆的,哪怕真的没人察觉,自己心里也得七上八下的整天担心啊。”

“那么,医院边上的水果店?”

“如果是医院边上的水果店,就可以大大方方的造假了。”陆五说道。“哪怕将烂掉的水果参合在里面也没关系。因为送的人通常不是吃的人,所以根本不会有人回头来找麻烦。再说了,在医院里面,就算引发了什么食物中毒也不会引起什么问题。医生护士不是摆设。”

细菌性的食物中毒本身只是小病,只要反应及时就肯定没事——有什么地方比医院里反应更及时?

“原来如此……”

“所以说,任健虽然想当个奸商,但是他是个有底线的奸商。”陆五笑了起来。那个时候,寝室里的一帮人在讨论各自的未来的时候,任健可是为这个专门发表了一通长篇大论,证明医院旁边的水果店是奸商们最英明的选择(当然是资本不足的情况下的最英明选择)。先别说多荒谬吧,至少在逻辑上,贱人做到自洽了。

陆五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缘故,任健已经调低了自己的底线——任健认为自己已经被动的参加了国际走私团伙,为某个国际贵金属走私渠道提供销售变现服务了。不过话说回来,说到底,贵金属走私什么的虽然是违法的,可和毒品之类完全不同。至少你干这个时候你最多有法律上的担忧,不会有道德上的心理负担。黄金白银铂金之类,并不是害人的东西,更不会让什么人倾家荡产,妻离子散什么的。更重要的是,事实上就算犯法,犯的也是外国的法,不是中国的法——国家管控的可是贵金属的出口,不是进口啊。只不过说不清楚中国政府会不会基于兔死狐悲之类的立场,支持国际刑警之类组织追查过来。

这就和当初的红衣一样。陆五觉得一个人有道德底线,那么除非他遇到极大的诱惑或者极大的胁迫,否则不会做出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情来。任健作为一个交易对象,或者说店主,那是不可靠的。去他开的店买东西要一再复查,免得他搞鬼。但是作为一个合伙人和朋友,他还是值得信任的。

“有意思的人。”琥珀难得的笑了一下。在她的世界,应该没有这种人吧?至少在术士中不存在这种看起来很不正经的理想。也只有地球这么一个和平、宽松而且不追求严密控制的世界里,才会诞生这样荒诞却又有意思的人生理想。

然后,突然之间,琥珀意识到陆五一直在看自己。

好像……上一次他这么看她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可是……

她黯然的想起了院长大人的警告。是的,院长大人说的没错……她不可能留在这个世界里。说不清楚这个收集信仰能量的实验会持续多久,但是一旦结束,那就是琥珀离开这里返回的时候了。除非陆五肯和她一起回去,否则的话……

当然了,事实上陆五回去也没有任何意义。她是第一律术士,从她的力量被探测出来,并且被明确开始,她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她的一生都会在探索以太之海的旅途中度过,而陆五,只是她漫长人生中的一个短暂插曲。他不可能变成永久的传奇。因为作为灵肉分离的第一律术士,她的本体处于沉眠状态中,新陈代谢极慢,衰老也自然很慢。院长大人经历过多次危险的延寿手术(前面说过,相关技术不成熟,若非魔力支持,死亡率就高到难以接受的程度)才能得到的漫长寿命,琥珀什么都不做都能轻易的超过她。而陆五呢,三十年时间就能让他从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变成一个老头子了。

可是……虽然她知道如此,但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看着陆五那种含情脉脉的目光,却让人不自觉的心动不已。

不,不能如此!琥珀让自己侧过脸去,假装没有看到陆五的目光。幸好陆五的再一次响了起来。

陆五不得不拿起,接通了。然后他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