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岸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信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15:00 编辑:笔名

一    下班回来,一开门,就看见从门底下塞进来的报纸。他习惯地弯腰拾起,一封信咝溜一声从里面滑出来掉到地上。他只好又一次弯下腰去。拾起一看,信是给妻子的。信封上的字写得龙飞凤舞,不似出自女流之手。这倒不足为怪。他们岁数略大点儿,但还是属于八十年代开放型的年轻人,各自都有一些异性朋友。使他不禁愣怔的是寄信人的地址:内详。这当然不是地名。这两个字的内涵他清楚,是写信人有意向收信人外的任何人隐瞒自己的真实情况。  半月前他到省城出差,车上碰到学校初恋过的汪霞。有些人自诩为研究爱情的专家,说人一生只能真正爱一次,那就是初恋的情人。这话显然太。他就是个例外。他真心实意地爱着自己现在的妻子,也相信妻子真心实意地爱着自己。而妻子也是个有过不成功初恋的人。唯其如此,他们才更珍惜自己现在的爱情,像保护眼睛似地精心保护着它,都生怕给它蒙上一丝不洁净的灰尘。但初恋会给人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恐怕是真的。起码他就是这样。所以,在睡梦里,有时还会飘出汪霞的倩影。醒来反刍梦境,也会生出假如和汪霞结成伉俪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幸福一类的遐想。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何况他和汪霞的分手并非他俩的过!纯粹是她父母生生拆散的。所以见了面自然会表现出一些非同常人的感情。特别是汪霞,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不幸的婚姻中挣脱出来,抚今思昔,痛定思痛,对有情人未成眷属更为愧悔、惋惜。几载的世事沧桑、离情别绪,浓缩了路途中的时间。不知觉间,三个多小时过去了,还有点意犹未尽。下车分别时他真正体会到了“举手长劳劳,二情同依依”的滋味,补上了毕业分别时的一课。那时,他很恨她没有勇气和家长决裂,一赌气来了个不告而别。等她赶到车站,火车正好开动。他躲在窗玻璃后望着她在月台上焦急奔跑的身影,心里充满了一种报复的快意。心情平静下来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太没男子汉大丈夫的胸怀,竟然不如一个弱女子!他很想写封信道歉,但反怕给她增添不必要的麻烦,只好将歉意深深地埋在心底。这倒也好,每当遇到不如意时,这歉意就会从心底泛上来,促他宽容、谅解。说实话,这使他在处理现在的夫妻关系中得益非浅。几天后,他下班回来,像今天这样拾起报纸时从里面掉出一封信来。其情节和刚才重复得像两个全等几何图形迭在一起。所不同的是那封信的收信人是他自己。尽管寄信人地址处也写着“内详”两字,但那娟秀的字迹一望而知是汪霞的手笔。他有些惊慌地推开门向外望望,楼道里很静,没人。他火速扯开信封,掏出信瓤,浏览起来。里面写的不外乎火车上未尽的情意。还有两页没看完,外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你拍一,我拍一,一个小孩坐飞机……”  这是妻子在教女儿儿歌。他赶紧将未看完的信折起塞入信封,装进口袋,略显慌乱地到厨房生火。手边没有引火柴,他毫不迟疑地掏出那封信。他知道自己完全可以不这样的,因为他们夫妻间从来没有过问对方信件的习惯。  “……你拍三,我拍三,三个小孩去爬山。”  妻子的声音进了屋子时,那封信已化成一缕轻烟,在厨房里盘旋,缭绕,久久不愿飘散,似乎有些恋恋不舍。  “爸爸——”三岁的女儿挓撒着两手,像只花蝴蝶似地飘了过来。  他转过身,伸手将女儿揽到怀里,吻着那嫩乳般的小脸,心里涨满了自豪——对爱情忠贞不渝的自豪。过后,虽说有点惆怅,对汪霞又多了一分歉意,但她并不后悔。他觉得自己处置得并不错。世上的事本来难得十全十美。    二    “……你拍二,我拍二,两个小孩梳小辫儿。”拌着高跟鞋扣击水泥楼板的笃笃声,女儿稚气的童音从门缝里钻了进来。  他皱皱眉头,拿定主意,将报纸和信放在桌子上,大跨两步,上床脸朝墙躺倒。  “爸爸睡着了。”一进门,女儿压低嗓子对妈妈说。  凭着第六感觉,他知道妻子不出声来到床前。果然一只温暖润滑的手罩上他的额头。少顷,听到她那关切的声音:  “志全,你咋了?”  “有点晕,不大要紧。”他慢慢翻身坐起,看看表,“不早了,我去生火。”  “歇着吧,我去。”她将他按在床上,顺手扯下被垛上的线毯,给他盖上。转身到桌边放下提包,拉开抽屉,取出一本儿童画报,递给瞅着爸爸发瓷的女儿,“爸爸不舒服,小铃乖,自个儿看人人儿,好吗?”  “好的。”小铃接过画报,坐在小凳子上,专注地翻了起来。  他脸上不由一阵发热,又一次坐起来,招呼女儿道:  “小铃,来,爸爸和你看,给你讲。”  “管你躺着吧。一会儿电视里放女排和世界明星队的第二场比赛,养养神,饭后看电视吧。小铃,别缠爸爸,啊——”她说完,系上围裙,下厨房去了。小铃“唔”了一声,头都没抬。  他心里涌起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直想哭,只好无可奈何地又躺了下去。“头难,头难”。果真不假。次的弄虚作假使他难堪得无地自容。他抓起枕巾的一角,遮住脸,一串苦涩的颗粒从眼里滚了出来。自己这是犯了哪门子邪呢?他紧紧咬着枕巾,暗暗下定决心,今后再不疑神疑鬼了。  嚓啦——,葱香味从厨房里扑了出来,直往鼻子里钻。    三    晚饭后,妻子给他和小铃摆好椅凳,打开电视,然后自己到桌子边坐下。她是百货公司的会计,经常下班前结不了帐带回家里来算。  屏幕上双方的队员正在排兵布阵。解说员用流利的普通话飞快地介绍着上场的运动员。他的脑神经开始兴奋了,情不自禁地把坐在小凳子上的女儿抱到怀里。突然,他意识到似乎少了点什么。苦苦思索,可偏偏想不起来。“呜——”开场哨子一吹,他脑子里打了个激灵,那个记忆的神经元蓦然一跳。噢,对了,是少了那乒乒啪啪的算盘声!他负疚地回头偷觑一眼妻子,心中一咯噔:桌子上放着已拆开的那封信。她正紧锁眉头沉思,一脸痛苦的神情。他耳朵里嗡地一声响,似当头挨了一棒,电视里运动员的兴奋呼喊,观众的热烈鼓掌、欢呼、打口哨的声音,统统被推到了遥远的地方。小铃憋不住尿了,挣扎着要下地,他两臂凭着本能紧紧箍住不放。  “哇——”随着一声哭嚎,一股带着急剧冲力的热流射到了他的腿上。  “啊——”他像休克的病人被扎了人中、合谷,全身骤然一缩,醒了过来。  “咋了?咋了?”妻子急忙过来,抱过小铃,忍不住绽开笑脸,“还哭哩!尿下爸爸一身还有脸哭?”  “呜哇——呜哇——”小铃委屈的两腿狂蹬,双手乱舞,哭得更厉害了。  “啊——小铃乖,别哭了,睡觉觉!妈妈和小铃睡觉觉……”她一边安抚,一边给女儿解衣裳。不一会儿,女儿的哭嚎变成了呜咽,继而抽泣,入睡。  “别入迷了,快换换衣服,很难受吧?”妻子走到双眼直直盯着电视机,却什么都没看进去的他身边,关切地问。  “啊——啊——”他机械地站了起来,身子由不住摇晃了一下。妻子赶紧将他扶住。定稳神后,他上前关了电视机,“睡吧,不看了。”  “病得厉害?”妻子仰起头瞅着他的脸,眼里含着几分耽忧。体育比赛是他看的电视节目,尤其是国家女排的比赛,他每次都看得走火入魔。国家女排每输一个球,他都要不由自主地扼腕顿足,长叹好几声;每赢一个球,他都忍不住拍手叫好,欢喜的手舞足蹈,常把妻子和女儿惊得一愣一愣的。往往比赛结束了,躺在床上还兴奋得半天睡不着,一反平素果敢利索,絮絮叨叨,不厌其烦地发表评论,分析得失。所以小铃尿他一身,她并不以为怪,而关电视机,却是破天荒。她怎能不耽心呢!  他点点头。她立即给他铺好被褥,又帮他解衣扣。他像木偶,任她摆布。安顿他睡好,她又坐到桌子边,拉开抽屉,取出信纸。显然她要写回信了。他看着她写完信,迭好,连同那封来信一同装进手提包。这可也是个破天荒!日常,他们虽然谁也不过问对方的信件,可也从来不回避对方(他烧掉的那次例外)。有时,还会主动拿着来信送到对方眼前或念上一段,彼此分享一下“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的快乐。可这次……  她上床睡觉了。他很想问一声,但终没开口。她很快就发出了轻轻的鼾声,均匀而悠长,似秋夜鸣虫的浅吟低唱,是那么地悦耳动听。往日,一听这音乐般美妙的声音,他心中再烦躁也会很快平静下来,迅速沉入梦乡。然而,今天不灵了。浑身上下的皮肤仿佛成心和他捣蛋,不是这儿发痒,就是那儿好像被什么咬住了——生疼。他不得不这儿搔搔,那儿挠挠,简直穷于应付。十九二十,月儿上来睡着。从透过窗玻璃洒到西墙上的清辉判断,月亮总有三四丈高了。“唉——”他轻轻长叹一声,索性坐起来点着一只烟,抽了起来。    四    他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脑子高速行驶的车轮般转着,苦苦寻找那妨碍他睡眠的正当理由。她正睡得酣甜,他完全可以不露行迹达到自己的目的。但他不能那样做。那样他会欠一笔一辈子都没法还清的良心债。月光慢慢向下向纵深移动,不期然,已经照到了床上。他抽了一口烟,就着月光看了眼妻子。她秀目轻闭,上下睫毛聚拢成一条略带弧度的墨痕,平静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笑意,丰满的胸脯在被子下有节奏地一起一伏。他又抽了一口烟,看了眼女儿。女儿小嘴微张,蹙了两下鼻子,发出类似抽泣的声音,大概是睡梦中仍感到有点委屈。夜很静,静得连女儿微弱的鼻息都清晰可辨。结婚五年,自己这个家庭一直是平静、和谐、幸福的,墙上挂在结婚照像框两边的镜框中的五好家庭大奖状可以作证。不能允许这种平静、和谐、幸福蒙一丝阴影,伏一线危机!他完全有把握这也是妻子的愿望。对!为防患于未然,消除这种潜在的危机,自己即使过分点妻子也肯定会理解的……  他蹑手蹑脚地下了地。这绝不是怕妻子发现自己的意图,是怕影响妻子必要的休息。那么大一个百货商店,一天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的业务,都要汇集到她手里。她要强,要做到日清月结,否则,就睡不稳觉。所以,几乎每天都要熬夜。为支持她的工作,自己每天都要尽量多做家务。今晚自己一下手都没动,还给她平添了不少麻烦,再要不留心聒醒她,于心何忍!他小心翼翼地按下台灯开关,叭——,他万莫想到响声会这么高,这么脆!无异于放了一枪。他下意识地回头望望床上,竖起耳朵倾听片刻。没动静。只是发现乳白色的荧光圈里走马灯似飘飞着一缕又一缕的烟雾。他来不及顾那么多,轻而迅捷地拽开提包拉链,埋下头,从众多的单据中捏出那封信和妻子的回信。他先掏出那封信的瓤子,悄没声儿展开,一行行如敦煌飞天般飘飘欲仙的字迹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云英妹:  ……这事我本不想告诉你,想到你被无端抛弃过一回,实在不忍心看着你吃二  遍苦了,才不得不写这封信。十多天前,我在去省城的车上,见志全和一个少  妇坐在一起,那种亲热绝非一般同志的友谊可比。特别是……  表兄文明匆匆于旅次  年月日  她是有这么个表兄,曾参加过他们的婚礼。以后再没来往过。只听说他在一个大工厂里当采购员,天南地北地海窜。具体形象,他脑子里一片模糊。稍一打愣,他忙拿过妻子的回信,嚓嚓两下展开。她的字一律微向右斜,整齐得像一队队训练有素、前倾身子、匆匆急行的部队。在这一队队整齐划一的行列中他死死盯住了这么两行:  ……长相知,不相疑。表哥,您放心吧。我相信志全,像相信我自己一样……  咕咕呜——喔——,声鸡啼划破了沉寂的夜幕。妻子翻了个身,嘴里呢喃了句什么。随即,屋子里又回荡起了音乐般优雅动听的轻轻鼾声。一种更轻更低的鼻息穿插其间,配着和声,十分谐调。他站在敞开的窗前,望着幽深的天空,似乎在数那晶莹闪烁的星星。一股股凉爽的空气带着夜的清新涌进了屋子。  桌子上,摊放着那封信和她写的回信。 共 455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囊囊肿的检查诊断方式
昆明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好
癫痫云南哪里治好
友情链接
牙齿矫正 妇科医院 梧州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吉安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小儿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宝宝积食拉肚子的症状 薏芽健脾凝胶吃多久 儿童中暑 小儿厌食的各种表现 小儿厌食怎么办 宝宝脾虚怎么办 亚宝药业薏芽健脾凝胶 小儿便秘用什么药 宝宝有口臭是什么原因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小孩健脾胃的药吃什么好 小儿流鼻血怎么回事 5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宝宝健脾胃的食物 一岁宝宝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8岁儿童口臭怎么办 丁桂薏芽健脾凝能治腹泻吗 小儿脾胃虚弱怎么调理 薏芽健脾凝胶治疗便秘吗 本溪男科医院哪家好 扬州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丹东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泰州有哪些生殖中心医院 杭州有哪些心血管内科医院 营口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有哪些血液科医院 营口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有哪些小儿耳鼻喉医院 营口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绍兴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金华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蚌埠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十堰有哪些口腔急诊科医院 恩施有哪些放疗科医院 福州中医科医院哪家好 三门峡有哪些口腔修复科医院 漳州医疗美容医院哪家好 大同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晋中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泸州有哪些营养科医院 晋中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泸州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忻州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广元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临汾疼痛科医院哪家好 吕梁妇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广元有哪些中医老年病科医院 铜川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咸阳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延安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安康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商洛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新余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新余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赣州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松原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白城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北海妇科医院哪家好 固原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三沙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克州三丙医院哪家好 白领保健 大学教育心理 动脉粥样硬化 川崎病 饮食减肥 什么粉底液好用 产后护理小组话题 干眼症 脉管炎最新资讯 白癜风检查 癫痫预防 淮北有哪些医院 阳江有哪些民族医学科医院 鹤岗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