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岸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转变清明时节祭奠权被侵犯该怎样维权

发布时间:2020-08-13 12:24:27 编辑:笔名

清明时节“祭奠权”被侵犯该怎样维权?

清明时节,人们都要通过扫墓来祭奠逝去的亲人。然而,有些人的祭奠权却在由于种种原因受到了侵犯。对此,该怎样维权呢?  祭奠被阻止,有权要求排除妨碍  【案例】王某与哥哥早有积怨,甚至发展到几乎水火不容的地步。2011年4月2日,王某千里迢迢回到老家祭奠去世的母亲时,哥哥以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为由,无论王某怎样哀求,就是不让其上坟祭奠。当王某不顾一切准备强行前往时,哥哥一边派人围住母亲的坟墓,不让王某接近;一边毁弃王某的祭品,还对王某实行了殴打。无奈之下,王某只好含泪离去,并提起了诉讼。  【点评】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某有权要求排除哥哥对祭奠母亲的妨碍。祭奠权又称悼念权,指的是公民基于配偶关系、父母子女关系或是其他亲属之间的身份关系而产生的一种祭奠的权利。虽然目前我国法律对于祭奠权并未作出明确、具体的规定,还不能独立成为一项法定权利,但由于它是基于亲属的身份而产生,而应属于身份权的范畴,完全可以成为身份权的权利内容。这类权利对外具有绝对性,即表明亲属之间身份、地位,他人对此不得侵害;对内具有相对性,即各权利主体相互享有权利、承担义务,不得彼此干涉。王某祭奠母亲正是其行使身份权的体现,哥哥无权基于个人恩怨而横加阻止。  署名被剥夺,有权要求恢复原状  【案例】2011年4月3日,当郭某来到前夫的坟前祭奠时,发现墓碑上原来署有的自己名字已被磨去,只留下儿子1人的姓名。原来,在丈夫去世5年后,郭玲再次找到了与自己共度余生的另一半。可儿子认为她老不正经、对九泉之下的父亲不忠,好说歹说,就是不同意她再婚。当她为追求本身幸福而决然再婚后,儿子遂在父亲的墓碑上磨去了她的名字,为的是让她永远在父亲面前消失。  【点评】儿子侵犯了母亲的署名权。墓碑不仅是死者安葬地的标志,也是承载亲属哀思的纪念物。一方面,墓碑蕴含立碑者对死者的追思,其也正是通过立碑、进行各种祭奠活动来表达对死者的哀痛、悼念;另一方面,在墓碑上雕刻姓名者,均与死者有着特定的身份关系,尤其是死者近亲属,通常是依照长幼顺序进行排列,起着久长、延续的公示效果。如果将雕刻后的名字磨去,无疑是表明死者及其亲属对被磨去名字者的否定,必然会对被磨去名字者造成相当的精神压力。《民法通则》第七条规定:民事活动应当尊重社会公德。即郭某的署名权因符合固有的伦理道德观念和公序良俗,应当遭到法律保护。  坟墓被毁坏,有权要求赔偿损失  【案例】2011年4月4日,当李某来到父亲的坟墓所在地准备祭奠时,发现坟墓已不知去向。原来,就在两个月前,因当地搞果茶开发,开发商请人清理山地时,由于坟墓的外形不很明显,操作挖机的工人忽视中已将坟墓损坏,且尸骨也被掩埋得无影无踪。鉴于开发商一再强调事出有因而谢绝赔偿,精神受到一定伤害的李某一怒之下,遂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开发商赔偿财产和精神损失。  【点评】法院经审理支持了李某的诉讼请求。坟墓不但具有财产性质,且因其作为埋葬死者尸骨的特殊场所而具有特殊的意义,是人们吊唁死者原文链接:、寄托哀思的精神载体。《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自然人死亡后,其近亲属因下列侵权行为遭受精神痛苦,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非法利用、损害遗体、遗骨,或者以违背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公德的其他方式侵害遗体、遗骨。开发商在山地开发中未尽注意义务,客观上已毁坏坟墓,使尸骨被掩埋得无影无踪,让李某受到一定精神伤害,自然难辞其咎。(颜梅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