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岸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杨柳作家专栏淀南淀北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44:58 编辑:笔名

淀南、淀北  一  年过半百的甄庆忠平时性情没准、脾气也暴躁。人讲话头头是道、阴阳怪气的,人送绰号生棒子面。话从他口里溜出来,乍一听感觉可受听了,可经大脑过滤下,细细一品会气得倒仰。闲余时间,甄庆忠喜欢编写谚语,“立秋十八日,是草都结籽。”“霜冻下雪糁,开镰打好苇”等等这出自他这。看这些老话土里土气的,实则这是老甄依据当地的气候节气、地缘风土,有凭有据的创作。其中有两句甄庆忠是用来警告子女,“往北走三千、往南不走一砖。”“有子有女,不和淀南结亲。”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池淤淀像一条纵横的银河,从西至东横亘在海河平原上,万点粼光、荷塘苇荡的淀泊,让相隔不足一千米的淀南和淀北,却永远都没有相通相连的那天,比七夕相会的牛郎和织女还要悲剧。甄庆忠总说三里不同乡,有一年淀南的表内侄结婚,按淀北这边风俗,表姑夫身份特殊要吃大席的。可到了淀南在院里晾了半天干,连个招呼的人,参加婚礼的客人们像是到了生产队,本就要理要表的甄庆忠哪受的了这个,上了封礼就拉妻子回来了,从此提起淀南影了心。淀北和淀南的人情世故完全不同,老甄判定那是圣人没走到的地方。  甄家有两个肩挨肩的女儿,前年老大甄红许给本村史万庆家的史航,今年外孙子出生了。甄万庆打心眼里满意这门亲事。对孩子的婚事,他不讲门第不图钱财,只要不少吃喝,跟淀南没半毛钱的关系就行。  阴历三月十五的淀北庙会到了,池淤淀里商船云集,各村的人围拢在一起,在街上忙着划地界,摆摊卖货。家家都忙着接亲上庙,大清早,甄亮就跑到村东,把大姐和小外甥接过来。把孩子丢给父亲,就让大姐陪自己去烫头。  眼下,小女甄亮已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保媒拉纤的媒婆开始抄场,登门提亲。可来去十来波巧嘴簧舌的媒婆,甄亮就没相中一个。惹的父亲发起牢骚,“天天那个不好,这个不行的,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值钱的人。”  “爸,你信不信,我现在出门就给你领回来俩。”甄亮刚进门就开始找镜子。  “领什么领,你瞎说什么呢?”大姐从父亲怀里接过孩子。  “你敢?”父亲嘴上埋怨闺女,可心里容不得她们有一点儿不好。  甄亮三步并两步跳到他跟前,甩了甩头,“爸,我刚烫的头发,好看吧!”  “跟顶着一脑袋钢丝似的,快离我远点。”两个女儿是老甄头的掌上明珠,在他眼里怎么都好看。  “你不懂了吧,这是韩式卷发,韩国人发明的!”  “别跟我提它,不就是当年的南朝鲜吗?让美国当枪使,顶它没志气的了。”  “你顶了联合国安南得了,我也享受下干部家庭子女的待遇!”甄亮对着镜子梳着头发。  “你少说两句,爸从小就向着你。”大姐永远都是和稀泥的角色。  父女三人聊了正热乎,甄红的妈在院里大声吆喝,“你们都出来,快点出来,出事了。”原来,家里养的杂毛豺狗伤了村西的马少雄,这是个有一分能夸大到七分的人。只见他丝丝拉拉的怪叫着,咒骂着那条早不见踪影的狗。引得不少人过来观望。  “行了,兄弟,你别叫唤,怪瘆的慌。”甄红妈被他唬住了。  “老嫂子,狂犬病是要人命的,看我逮住那只畜生怎么收拾它。”只见马少雄往后一仰,坐在地上开始抽搐。  “雄叔,你这是咋了。”甄亮吓得叫出声,人们大眼瞪小眼的看事情走向。  “少雄别装了,如果真到那个份上你爬也爬到诊所了,还在这逗咳嗽。”甄万忠一眼识破。  两人为赔偿费,开始你来我往斗的不可开交,两个小老头脖子上的青筋暴起,眼见要动手一决雌雄。甄红出来调停,给了马少雄五百块钱,才结束这场说不清理还乱的小事。依老甄头的意见,赔不了马少雄这么多钱。可又不好埋怨懂事的孩子,自己打心眼里受不了,让老伴把钱给她。可这孩子怎么都不要,笑盈盈的抱着孩子回了婆家。  天边彩霞满天,高低起伏、相互簇拥掩映的人家炊烟袅袅时,老甄家那条闯了祸的豺狗回家了。本就一肚子火的老甄,看到肇事者回来破口大骂,“你个混蛋,还有脸回来啊!我让你害得不轻啊!给我滚蛋!”狗是有灵性的,面对主人的责备仿佛它知道,只见它悄悄地趴在地上,静静的等待主人气消了。  尽管这只名叫大眼贼的狗,给自己带来不少欢乐。可老甄决定卖掉它,把他清除出这个家。这是一只品种不佳的杂毛狗,送人没人要,卖没有价。平时就以足智多谋著称的老甄头,这事自然不再话下。眼珠子骨碌了两圈,手抄在背后踱了两圈,有了一个奇思妙想的主意——给大眼贼化妆。  趁着老伴和孩子们不在家,老甄头翻出老伴的染发剂,还偷偷的拿来甄亮的吹风机、海飞丝和不用的口红等化妆品,开始热火朝天给大眼贼乔装,大眼贼以为主人原谅了自己,很乖的配合主人,还时不时的来个互动。老甄哼着老调《潘杨讼》,麻利的给它洗完澡。接着给大眼贼染毛、涂口红,用吹风机吹干。本身就虎虎生威的大眼贼,在主人用心的改造下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终于变成一只百里挑一的纯种狼青。  老甄头把大眼贼带到马庄集,当大眼贼在街上一亮相,吸引来不少看客和买家。没用多长时间,大眼贼被视狗如命毛三相中,当下点给老甄两千。就在大眼贼被新主人带走的那刻,老甄头红了眼圈,才知道自己舍不得。  日子轻飘飘、淡如水的走过。不经意间,池淤淀里的粉色荷花开了。甄亮的婚事还是没有着落,对这事她本不急,可随着身边的姐妹相继出嫁,父母亲天天在耳边吹风,心里不免有了想法。可那个未来的他在哪?不知道。长得什么样子?很模糊。  这天没投苇织席,大清早跟姐夫的船出村,去淀南参加同学的婚礼。又一次见证了姐们儿美时刻,在婚礼上甄亮好几次感动落泪。从新郎家出来,天边一片云,正被阳光一点点吞噬。赶到淀南码头,刚好有一艘鸭排子渡淀去对岸。甄亮一阵窃喜,跟船主寒暄两句上了船。尘埃落定时,船头涌着汩汩浪花。忽然,一只有些怪异的小狗蹭过来,只见它身上的毛呈现两个颜色带,根部灰黄、端部黑漆。突然甄亮叫出声,“呀!这不是我家大眼贼吗,它怎么会在你船上?”  “你说什么?甄万忠是你什么人?”船家停止棹船。  “是我爸,你们认识啊?”甄亮以为这人和自己有亲戚,不禁笑出声,“原来我爸把大眼贼给了你,今天早上我妈还念叨,说想它了。出门你都带着,看来还真喜欢。”  这事不是甄亮想象的,船家竟然翻了脸,把船停在淀中央的一块苇子地上,让她下船。无论甄亮怎么说都不行,对方就没完没了的重复,“你爸是个骗子!你爸是个骗子!”甄亮脸皮薄,容不得有人冲自己叫嚣。跳回到苇地上向对方开轰,“你爸才是骗子、你爸是三只手,你缺电、缺德、还缺爹。”......直到船彻底消失在池淤淀的波涛里,她才停止。甄亮哪里清楚,她遇见了仇家。原来,这就是大眼贼的新主人。初到新家大眼贼郁闷了几天,可每天世界名犬的超级待遇,让这个小畜生慢慢的乐不思蜀。可是,随着染发剂颜色失效,大眼贼被打回原形。毛三都气疯了,去找甄万忠算账,没想到在船上遇上了他女儿。  天喷了墨漆,已完全染黑。大幕里的星星渐渐的活泛起来。站在苇丛里的甄亮,耳朵响起蛙鸣声、各种虫鸣声。一个人面对清静苍茫的池淤淀,从未有过的恐惧开始蔓延。甄亮抽打着叮咬的蚊虫,瞳孔放到开始大声呼喊救命。不知过了多久,淀里响起船桨的吱吱声和哗哗的水浪声。此时甄亮的心情,不亚于泰坦尼克号沉船上的露丝等来救生船。  “来了!来了!”细长的鹰排子一点点靠过来,对方的声音很年轻,“哪村的?要去哪?”  还没等船停稳,甄亮呼哧喘气的跳上去,“淀北!淀北!”  星光璀璨,可没有月光的亮度。彼此都看不清对方的脸,模糊分辨不清。“我叫海云,淀南的,大半夜的你怎么一个人在苇地里?”  甄亮开始有些戒备,可听对方讲话,断定他不是坏人。一颗悬了半宿的心,有条不紊的落下。抓着身上被蚊子叮咬的红包,“我叫甄亮,淀北的,我也不知道大半夜的怎么就被人赶下船。”祥林嫂似的,一五一十的说起天黑之前发生的事。  “甄亮,怎么起个男孩子的名字。”海云的白牙齿亮在黑夜里。  “名是我爸起的,没有什么寓意,叫着顺嘴方便就行。那依你我该叫什么?”  “甄红!红遍全球!”海云爽朗的笑,在池淤淀里散开。  “去!我大姐叫甄红!”甄亮仰望天空,突然一颗流星划过。“只要不叫甄黑,叫什么都行?”  “哈哈,有点意思!”......  淀里的芦苇临风摆摇、荷花慢闪秋波,水皮上弥漫着一层淡淡的水雾。空气里混合着芦苇的青草香、荷花的糖果香和淡淡的水腥味,人仿佛置身于仙界。海云的船一路向北,两人的笑声紧紧相随。甄亮和海云同岁,两人很快熟络起来。海云这么晚棹船去淀北,原来是大伯病的厉害,任务紧急,去接回娘家的大嫂甄巧云。论来论去,巧云竟是甄亮出了五服的姐姐,两家离的不算不远。终于停船靠岸,甄亮没直接回家,而是把海云领到巧云家报信。  再说毛三,图的一时解恨、解气,把甄万忠的闺女赶下船,一琢磨心里也不得劲、不落忍。想到把一大姑娘撂苇子地里,开始后怕,真要出个一差半错的可了不得。就在脑子开小差时,船到了淀北的浅湾里。想不到,大眼贼后腿一蹬竟然跳下船,飞毛腿般瞬间没了影。  老甄家锅里杂鱼贴饼香味四溢时,毛三推门就喊,“甄万忠你出来!你出来!”  这是哪个山上的小鬼,大喊大叫的,老甄头瞪圆那双对称的三角眼,正要说道说道,才发现来者不善。  毛三叉着腰,歪着头,连珠炮似的描述着发生的一切。  “行了!行了!你这又是黑毛、黄毛的,大眼贼到底怎么了?”其实甄万忠心里跟明镜似的。  老伴突然掀帘子出来,“是大眼贼回来了吗?”  毛三还满嘴的飞着唾沫,重复着大眼贼毛变色的事,哪肯停下。  甄万忠拉着他的上扬的胳膊,“我问你,大眼贼在哪?”  “丢了!”这是毛三进门以来简短的话。  这下老甄头有了底,手抄在背后,围着毛三转了三圈,“丢了,你凭什么丢了,当时我你买它时,怎么向我保证的!”  听说大眼贼丢了,老伴哭出了声,求他把大眼贼找回来。  本来主动权在自己手里,没想到,事情突然发生转机。现在大眼贼不在场,毛三百口难辨,“甄万忠,你别在这装鬼花狐。”  “姥姥!”甄万忠像气急败坏的钻天猴,“毛蛋,不是,毛二,不管你是毛几吧?”只见他捂着胸口、手不停地抖,“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  “你快走!你快走!我老头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抬你家去!”老伴取来速效救心丸。  眼见要出人命,哪还管什么大眼贼、小眼贼,毛三吓得脸都变了色,一溜烟的离开甄家。此时,甄万忠都服自己,小子,跟我斗你嫩的多。  甄亮和大眼贼前后脚进了家门。大眼贼摇着尾巴蹭过来,甄红妈像是见着久别的亲人,“我的大眼贼,你怎么回来了?”这一喊不要紧,让甄万忠红了眼圈。对于自己炮制的大眼贼化妆事件,此时让老甄头满是愧疚感。  “妈,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这么晚回来!”  “你是出门没够!”父亲把八仙桌摆在马牙枣树底下,一家人开始吃饭。  今晚甄亮差点宿在苇子地里,尽管没看清海云的样子,可打心眼里感激这位救命恩人。从巧云姐家出来,甄亮实心实意的请海云到家里坐坐,奈何,他家里有急事。  二  海云托大嫂向甄亮提亲,那晚和甄亮共乘一条船。在烟雾里,星光里,海云上下仔细打量,只见她耳鬓拢在耳后,一头清爽的短发;吊梢眉丹凤眼;声音脆的像风中的风铃。她的敞快劲,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和她说话。  一听海云是家在淀南,在甄万忠这有门行不通,立马从快婿的阵营里开除。可侄女登门,也不能拨了孩子的面子、一片真心。答应巧云,让两人相相看看。当甄亮到了,海云早坐在沙发上等候。噢!原来是旧相识。这回,甄亮终于看清了他的真面目。他个头不高,可人挺拔匀称。一双发亮的眼睛,微微上翘嘴唇两抹小胡子,配上吊儿郎当、干净的笑。羞红了甄亮的脸。  两人本来就认识,再见面不用互相介绍,做铺垫搞热身。好兄弟、好哥们似的,天南海北、奇闻异事的聊起来。这一去就是两个钟头,气的甄万忠在家里蹦了高、骂了街。要不是甄红拦着,他非把甄亮这小穷丫头拽回家不可。  缘分这东西,谁也说不清。甄亮和海云身边不乏出色的异性对象,可都是过眼云烟不了了之。月老降下一条小船,把两人系在一起。现在不是旧社会,包办儿女婚姻那套旧黄历早没了。可甄万忠想到流淌不息的池淤淀,想到父女隔在淀南、淀北......  “甄亮,我不同意这门亲事!”父亲说话从来都是直奔主题。  “为什么?”甄亮多么希望父亲支持。  “淀南来去不方便,风土人情也不一样。” 共 1204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怎么判断是不是包皮龟头炎
昆明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昆明市权威的儿童癫痫病医院

上一篇:晚风8

下一篇:梦龙

友情链接
牙齿矫正 糖尿病 梧州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吉安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小孩口舌生疮 宝宝积食拉肚子的症状 薏芽健脾凝胶吃多久 儿童中暑 小儿厌食的各种表现 小儿厌食怎么办 宝宝脾虚怎么办 亚宝药业薏芽健脾凝胶 小儿便秘用什么药 孩子上火吃什么药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小孩健脾胃的药吃什么好 小儿流鼻血怎么回事 5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宝宝健脾胃的食物 一岁宝宝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8岁儿童口臭怎么办 丁桂薏芽健脾凝能治腹泻吗 小儿脾胃虚弱怎么调理 薏芽健脾凝胶治疗便秘吗 本溪男科医院哪家好 扬州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丹东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泰州有哪些生殖中心医院 杭州有哪些心血管内科医院 营口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有哪些血液科医院 营口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有哪些小儿耳鼻喉医院 营口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绍兴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金华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蚌埠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十堰有哪些口腔急诊科医院 恩施有哪些放疗科医院 福州中医科医院哪家好 三门峡有哪些口腔修复科医院 漳州医疗美容医院哪家好 大同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晋中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泸州有哪些营养科医院 晋中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泸州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忻州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广元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临汾疼痛科医院哪家好 吕梁妇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广元有哪些中医老年病科医院 铜川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咸阳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延安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安康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商洛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新余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新余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赣州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松原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白城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北海妇科医院哪家好 固原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三沙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克州三丙医院哪家好 白领保健 大学教育心理 动脉粥样硬化 川崎病 饮食减肥 什么粉底液好用 产后护理小组话题 干眼症 脉管炎最新资讯 白癜风检查 癫痫预防 淮北有哪些医院 阳江有哪些民族医学科医院 鹤岗正畸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