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岸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官场风云 217.第217章

发布时间:2020-01-16 17:34:39 编辑:笔名

官场风云 217.第217章

“啧,两女一男,屋里的那男的不会是想来个大被同眠吧。”宾馆里房间里,两个大男人呆在里面,其中一人坐在床上翻看着露点杂志,另一人正对着望远镜观察着对面酒店的房间,陈兴和钟灵、楚蓉三人就在里面吃饭。

“我看不是没有那个可能,那个楚蓉都离异过好几年了,也没见她再找个人嫁了,你说像她这个年纪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能耐得住那个寂寞吗,肯定得找个男人。”躺在床上的男人笑得十分猥琐,正双眼放光的盯着杂志上的图片。

“好白菜都被猪拱了,你说咱长得也不算寒酸吧,怎么就得不到美女的青睐呢。”对着望远镜的男子回头望了床上的同伴一眼,一脸的闷骚。

“这年头,真心都比不过红钞票,长得好有毛用,关键是要腰包鼓得足,你要是能随随便便的出手钻石项链啥的,我看那些漂亮的女明星都能乖乖躺着让你在上面折腾。”床上的男子嘿嘿直笑,“要不要我这本杂志借你看一看,瞧瞧这封面,某位玉女明星被富豪包了,哈,就这模样也敢叫玉女明星,我要是亲眼见到了,保证吐她一脸,不过这说来也怪,你说那些娱乐圈的女人是怎么长的,你瞧这照片,真够丰满。”

“里面垫硅胶了呗,你去国外整一整,你这个老爷们也能跟她们一样丰满。”对着望远镜的男子不屑的撇了撇嘴,“那些也就是看着好看,中看不中用,手感不行,我觉得小巧适中就可,整那么丰满干屁。好了,不扯淡了,妈了个逼的的,也不知道我们还要跟踪何丽多久,怎么也没见她跟哪个男人胡来啊,这迟迟没弄出点真料来,那雇主都不乐意了。”

“别急,今晚可能就有收获,跟何丽已经一个多星期了,我就不信她不偷吃。”

“你说会不会咱们的跟踪被她察觉了呀,要不然按咱们以往经手的经验,一般都是三四天就能有所斩获,这次的情况还真是少见,要么就是这何丽确实没啥外遇,要不然不该这样。”男子纳闷道,他们已经跟了何丽八九天了,一点进展都没有。

“她不可能察觉到我们跟踪的,要不然早就有反常的表现了,至于她有没有外遇,嘿,你说就咱们目前掌握的资料,这何丽也是挺风骚的一女人,我就不信她跟丈夫处于分居的状态,就不会偷吃,指不定还养了不只一个小白脸呢。”

“哈,那范斌也真是的,你说整了个这么漂亮的小娇妻,不日日夜夜的好好宠幸,自己在外面又整个女人过日子,这不是有病吗,要是我,早就把这女人在床上收拾服帖了,何至于让她出来乱来吗。”

“行了,行了,就你那熊样,谁会嫁给你,还有,私底下别对雇主风言风语的,这是我们的职业操守,人家给钱,我们专心干活,其他的就别多嘴了。”

“以前我还以为干私家侦探收入很高呢,现在才知道,也是一苦逼的生计。”

“等你闯出大名气了,你就不苦逼了。”

陈兴和楚蓉、何丽三人在包厢里吃饭,浑然不知被私家侦探给盯上了,而雇主竟是何丽的丈夫范斌,而此刻,在包厢里面,何丽竟然也和陈兴说起了要跟范斌离婚的事,“陈兴,我请了私家侦探去监视范斌,他在外面养小三,连小孩都生了,我只要掌握了确切的证据,到时候告上法庭,也能多分点好处。”

“你们这是何必呢,百世修来同船渡,千世修来共枕眠,你说你们好歹是夫妻,干嘛不能好聚好散。”陈兴砸吧了下嘴,想到自己跟何丽翻云覆雨,如今对方两口子要闹离婚,陈兴脸上不禁有些古怪,“你跟他离婚,总不会有我的原因在里面吧,宁拆十座庙,不会一桩婚,真要是跟我有关,那我可就成罪人了。”

“不关你什么事,就算是没你,我跟他的日子也过不下去了,离婚是早晚的事,只不过一直在为财产分配的事扯皮而已,所以迟迟拖着,这次我是铁了心要离,告上法院也要解决这事,要是掌握了他的证据,法庭上我也能占优势。”何丽摇头说着。

“算了,你们两夫妻的事,我就不多嘴了,只要不是因为我的缘故,我也没权利多说什么。”陈兴笑了一下,他早就对何丽的婚姻不看好,今天有这样的结果,陈兴并不是很惊讶,虽然没怎么见过何丽的丈夫范斌,但那时何丽结婚的时候,他和黄明作为同城的同学,都有去参加,且不说范斌长得矮小,跟何丽这看起来高挑的个儿格格不入,就拿双方差了十几岁的年纪站在一比,那范斌看起来不像是何丽的丈夫,倒更像是何丽的父亲,不过何丽当时也就是为了钱才嫁给对方,没有真感情的婚姻终究是挨不住时间的长久考验。

“幸好当时你没跟范斌签婚前财产协议,要不然离婚了可就一无所有了。”楚蓉在一旁笑道,何丽有经常跟她谈起跟范斌之间的感情如何如何差,所以何丽跟范斌的事她最为清楚,知道两人是不可能过下去了,所以她也没多劝何丽什么话,反倒是促狭的开玩笑。

“当时他要是敢跟我说签婚前财产协议,老娘我二话不说就走人,你说我那会才二十五岁的一个大好姑娘,身高一米六九,模样儿不算赖,拿出去也能算算个花瓶,凭什么就嫁给他一个四十的半老爷们,又矮又一般,老娘图的是什么呀,还不就是下半辈子的安稳生活,他那时要是敢跟我谈婚前财产协议,老娘我就不奉陪了。”

何丽当着陈兴和楚蓉的面大大咧咧,她从来不掩饰自己的势利,跟有些当表子还想立牌坊的人比起来,这或许就是何丽的可爱之处,起码她这样的势利女人让人恨不起来,女人想要个富足的生活,有错吗?没错!在不伤害到任何一个别人的前提下,没人有权利指责,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何丽无非也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女人罢了,只不过她的命还算好。

何丽说着话,停歇的功夫,就是一人连灌了两杯啤酒下去,喝完抹了下嘴,很有几分彪悍的样子,“范斌不仁,那我就不义,他在外面又组建了家庭,老娘现在不跟他玩了,提出离婚,我要三千万的分手费,范斌骂我狮子大张口,说他只能出300万,他说我跟她在一起什么也没付出,就想要3000万,想钱想疯了,老娘就骂他,我这几年的青春都活到他这只狗身上去了,寸金难买寸光阴,老娘我在他身上耽搁了女人最宝贵的几年时间,向他要3000万一点也不冤枉他,别人不知道他的财产,我何丽心里一清二楚,要是闹上法庭,财产对半分,他非得吐出四五千万不可,我算是对他厚道了。”

何丽打开了话匣子就有一发不可收拾的架势,关键是酒不离手,就说完这番话的功夫,何丽又自己喝了两杯下去,刚才她还有跟陈兴和楚蓉各喝了几杯,这会桌上就她一人喝的酒最多,脸色红润,情绪看着有些激动。

陈兴在一旁看得微皱眉头,道,“何丽,少喝点,你这样喝下去,待会该醉了。”

“醉了也没事,还怕你非礼我不成,看被你看了,该做的事也都做了,你想非礼我,那就来吧,我配合你。”何丽笑着白了陈兴一眼,脸上的媚意更浓。

“咳,我看你是喝多了。”陈兴颇有些招架不住何丽的奔放。

“是有点喝多了,我去上个厕所。”何丽笑眯眯的站起身,“等我回来接着聊。

看着何丽走出包间,楚蓉也忍不住摇头笑道,“小丽这两年过的也不容易,人前光鲜,人后痛苦,她物质上是满足了,但精神上却是长期得不到慰藉,她跟范斌的婚姻,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物质生活,但也失去了很多珍贵的东西,感情,婚姻,家庭,这些都不是用钱能够换得到的,她当初为了钱选择范斌,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有后悔过,不过她每次一喝酒,话倒是特别多,像今天这样,我也遇到过几次,都是她拉着我喝酒,然后我们两个女人就像是着了魔一样,互相大倒苦水,接着就哭得稀里哗啦了。”

“有所得必有所失,千古不变的道理。”陈兴叹了口气,两个女人的确都不容易。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过了一会,却是没见何丽从厕所回来,楚蓉看了下时间,半开玩笑道,“何丽不会是喝多了,找不着厕所了吧。”

楚蓉话音刚落,就只见何丽风风火火的推开门走了进来,二话不说就拉起陈兴,愤愤不平,“陈兴,走,你跟我去看看,你治下的地方都发生些什么龌龊事,那个狗男人,欺负一个未成年少女,没见过这么恶心的。”

北京京都儿童做个检查要多少钱
西安碑林医院在线预约
贵阳有癫痫医院
韶关治妇科医院哪好
河南白癜风怎么治疗
友情链接